山西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 由英国输入


相较而言,硅谷科技巨头的风险抵抗能力要比一般企业高出不少,员工也普遍更有安全感。”公司压力肯定是有的,毕竟那么多的实体店关门了,在生产方面也会有一些挑战,最近公司股票价格也下跌了不少。但是,目前还没看到雇员方面有任何大的变动,也没听说停止招聘或者裁员之类的消息。”包鸣说起苹果公司的情况时表示。

从成都到广州,从广州到卡塔尔,从卡塔尔到费城,从费城再到旧金山——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要是我不回来的话,工作可能就会丢了。”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回去之后,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隔离还没结束,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

法国卫生总署署长萨洛蒙当晚首次将养老院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列入死亡统计总数据中。他表示,法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已达6507例,这其中包括医院死亡病例5091例和养老院死亡病例1416例。

“疫情里面受冲击最大的还是像餐馆这样的服务业,我已经看到一些奶茶店在各种群里发链接求大家点外卖,连配送费都是免的。”肖雷表示。总体来看,硅谷科技企业在诸多行业中,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对线下活动依赖较少,需求降幅也没有那么大,企业的抵抗力也普遍更高。

同样在谷歌上班的宁舟也表示“在家办公还不错,慢慢习惯了”,而且工作效率还有所提高。不过缺点就是工作时间延长了,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的界限也变得没那么分明。关于裁员的问题,宁舟表示,暂时也没听说身边的朋友或者团队有裁员的情况。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

圣塔克拉拉县中央公园人流稀少。

梅德利警告说,长期封锁将带来比新冠病毒本身更多的痛苦,比如一些依赖持续收入的家庭将陷入困境,失业率上升,家庭暴力增多等,年轻一代的生活将受到巨大影响。英国需要在疫情对年轻人及老年人的影响之间权衡取舍。

谈起硅谷“战疫”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宁舟透露“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据他介绍,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基本就是“国内打上半场,海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全场挨打)。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甚至担心会被裁员。

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天在外长勒德里昂的陪同下视察法国外交部,并同法国驻华使领馆、法国驻摩洛哥使馆等驻外机构进行了视频通话。马克龙对外交部相关部门的工作予以肯定。当地时间4月4日,英国政府高级顾问建议重新考虑“群体免疫”,并表示长期封锁将带来比新冠病毒本身更多的痛苦。